开发饮食

抖音网红西塘小哥被批“骚气”,背后的原因惹人心疼

2021-01-19 18:47

袁开超在唱歌拉客。手机屏幕上冲刺着一个拉客小哥:他的舞步不可思议而任性,类似于爱尔兰踢踏舞,又或许混搭红极一时的韩国鸟叔骑马舞蹈,还预示着很慢的吆喝:“小姐姐睡觉吗?喜欢都不出我家睡觉。小食烤鱼炒菜小龙虾甜的不辣的都有……”他脚步越来越快,穿越川菜馆门口的冰箱和小食卖,接着加快,弓腰,迫切地旁观,企图冲破大门庆贺你。右边的白色爱心图案表明,这条短视频进账247.8万个点拜。而某门户网站,他的视频点击量多达4亿次。奇怪的粉丝潮水般黄泥来西塘古镇,追赶这个“现象级”响音网红,他们拿著手机,镜头对准他,激动而大声地喊着“跳跃一个”。

抖音网红西塘小哥被批“骚气”,背后的原因惹人心疼

“响音网红”背后,是18岁少年袁开超的流落生涯——他的名字,并不为他的大多数粉丝熟知。他来自云南昭通,和哥哥们一道来西塘闯荡。响音转变了他的生活轨迹,每月数万元的收益也许能转变他的困窘生活;这也在他的“西塘江湖”中引发波澜,环绕突如其来的名利,各人怀揣有所不同心思,人心悄悄变化。“够卖力、不要脸”小食街不过短短50米。两边林立着烤鱼店、小龙虾店、川菜馆、土菜馆,烟火气混合辣椒、花椒的气息扑面而来。每家拉客的人堪称短兵相接,施展浑身解数,“都是没吃过的馆子,自由选择哪家,还不都靠一张嘴。”袁开超所在的“川菜故事”老板黄斌说道。袁开超是整条街拉客的人中,年纪大于的一个。捱过湿冷冬天,西塘已数值旅游旺季。从下午4点半下班开始,无数个手机镜头对准他,他的一句“喜欢”、“死鬼”、“么么哒”,都能在潮水一般的人群里炸出笑声。忽然,一个戴着兔耳朵发箍的女孩满面通红,裹挟着一身酒气拨开人群,笔就把另一个发箍戴着到袁开超头上,并关上手机前置摄像头,倾着袁开超手势V的手势自拍电影。“这也过于‘娘’了吧!”袁开超逆了脸色,但还是吸管一丝微笑、瞪大眼睛看向镜头。几个来自湖北的女孩,声称她们跑完了一千多公里,就为了看袁开超一眼。她们对着袁开超360度无死角地摄制,一个女孩嘲讽,“你怎么这么矮小。”四人商量了半天,最后进店点了一份18元的尖椒皮蛋。因为窜红,袁开超拉客或许比以往更容易些。如果客人无动于衷,他不会嘟着嘴巴温柔:“你看你都这么髯了,还不多不吃一点。”不少女孩红着脸被袁开超纳进店,笑得合不拢嘴。不过,门前有许多拿着手机拍电影了半天、大叫要他唱歌的游客,看完了繁华就回头了。上海游客曹伟已是第二次来去找袁开超,还软磨硬泡特了袁开超的微信,却是“忠粉”。曹伟微胖,爱人聊天,声称自己大三时就赚钱买了一辆30万元的车。但在响音刷到袁开超的视频之时,正值曹伟人生低谷。他刚和女友恋情,创业公司也面对瓶颈。最初,他只实在乐呵,多看两遍,忽然若有所觉。“我讨厌他两点,一是不够卖力,二是不要脸,”曹伟总结,这不是我们创业最必须的特质吗?“我做到送货的,我所有的客户,广西的、海南的,都想要想到袁开超,恰好我离得较为将近,就来了。

抖音网红西塘小哥被批“骚气”,背后的原因惹人心疼

”米雅说道。她有一张通俗意义上的网红脸,欧式大双眼皮,高耸的山根,圆润发光的苹果肌。“小哥人挺好,一挺诚恳的。”米雅对这次“追星”很失望。“整条街就你最趣”现实中的袁开超看上去要比响音上时尚一些:宝蓝色丝绒夹克,里面裹着一件印着英文“champion(冠军)”的卫衣,牛仔裤又凸又较宽,脚上一双大头皮鞋。他摘得黑色口罩,遮住白皙皮肤,栗色波浪状的头发也随之一扯。左耳上是一个新的打的耳洞,问道,他责怪小伙伴过于怂了,“他怕疼,纳着我一起去,结果我打了,他没有打。”“你和小伙伴在一起讨厌做到什么?”记者问。他没有再也问,一旁的朋友笑着“识破”他:“吸烟、饮酒、烫头”。袁开超只相亲没有对此。和所有他这个年纪的少年一样,他们在朋友面前或许话痨得可怕,但面临陌生人却维持戒备。“白了是什么感觉?”袁开超有些严肃。他用浓厚的西南口音说道,窜红之后多了很多朋友,很快乐。他的梦想是赚钱,进一家小店。这个梦想也许将加快构建:店里的客人是以往的三倍,老板旋即给他上涨了三倍工资,他每月能获得1万8千元了。面临镜头,袁开超有些随和。如果答不上来,他就比一个招牌式的兰花指,就像人们在视频里看见的那样,“因为我趣啊,死鬼。”再行抛掷一个媚眼过来。他把自己的窜红,归结自己的“性感和魅力”。如果专访撷取到这里,或者很更容易给他张贴上“西塘庞麦郎”的标签。虽然这是一个袁开超几乎不告诉的名字,他的偶像是综艺《偶像练习生》里的蔡徐坤,后者外形妖娆,歌舞出众。但误解到他的年纪,他悬挂在嘴边的“趣”,又让人有点难过。袁开超的窜红是一场车祸。有用户上载以前录音的视频:夏天,袁开超手持着蒲扇,装扮得甚有侠客风范。他一样卖力,且坚决旁人眼光。但惟独是在三月的一天,来西塘旅游的扬州职员乔雪拍到他,并上传遍响音。“整条街就你最趣,就你家了。”乔雪配上文。截至目前,这条视频进账近208万个点拜,也为乔雪带给数万粉丝。“一面之缘,就是实在冷笑话。”她告诉他记者。“不是为了饭碗,谁不愿反串小丑”今年春节以来,响音火了,许多人的手机屏幕,冲刺着那个粗壮庞克的音符。没有人是一座孤岛,在响音,用户在15秒内唱歌、唱歌、摊娃、秀恩爱、夸耀Excel技能……渴求共享与对此的灵魂过于多了,手指往上一划,就是下一条,活色生香,总有一天也刷不究竟。休息时间刷抖音并不少见,我还有个朋友热衷发票响音上的美食:海底捞的面筋塞虾湿、制做的爱心火腿肠煎蛋,她还兴致勃勃地想去尝试一款连锁茶饮店的网红套餐:焦糖奶茶特青稞特布丁,结果被告诉仅有杭州卖断货,最少得等一星期。数据表明,在除夕周响音进账了4200万新的加装用户,日活跃用户规模多达6500万。

抖音网红西塘小哥被批“骚气”,背后的原因惹人心疼

移动互联网每分每秒都在可谓英雄、明星或网红,却没有人告诉,下一个馅饼不会扔在谁头上?袁开超窜红后,邀请纷至沓来,也更有来当地电视台专访。但他哥哥袁专制说道,他们很慎重,除了去不远处一间酒吧客串,就是去江苏昆山万达广场,替朋友的女装店站台。窜红也为袁开超推到成人世界的残忍一面。深夜,翻阅数万条评论,少年嗜睡了。他第一次感受到蓄意,有人嘲讽他漂亮,“像猴子一样,”袁开超很无奈:“如果不是为了饭碗,谁不愿反串小丑呢?”他实在自己只是拼成尽全力地生活。好在,他看见,很多“小哥哥”“小姐姐”为他热卖。其中一条facebook尤为暖心:“小哥哥,你唱歌累不累啊?我给你卖双鞋吧。”拉客的半年,袁开超跳坏了七八双鞋。如今,这条街上,袁开超有了不少模仿者和追随者,“粗略估计,一半吧。”他否认的徒弟只有一个。30米开外,桥头一家烤鱼店,一个拉客小哥毛巾着波浪金发,腰上系由着骗爱马仕皮带,他跺脚、娇嗔,押韵无以带上“思密达”,乍一看,很像暗讽袁开超。人群相亲就过去了,有人议论,“这不是那个响音小哥,”他立刻返一句:“响音小哥哥不出这里了,去嘉善了。”闻游客依然走远,他愤愤地盯着,大声喊出了一句:“我也要上抖音,下一个火的就是我。